News
您的位置:首頁 > 砥礪大道國運興 ——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公路交通發展成就綜述
砥礪大道國運興 ——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公路交通發展成就綜述

      七十載滄桑巨變,彈指一揮間。伴隨著新中國成長,交通運輸事業有力脈動——公路成網、鐵路密布、高鐵飛馳、巨輪遠航、飛機翱翔,天塹變通途。

  在沒有路的地方,探出一條新路!在歷史的考卷上,寫下奮進的答案。

  當下,放眼全國,一個干支銜接、四通八達的公路網已經形成。它不光是支撐人流、車流、物流移動不可缺少的基礎設施網,還成為我們偉大祖國版圖上的動脈血管,為經濟社會發展、改善出行條件、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提供了關鍵支撐。

  科學規劃:路網密布 暢行通達

  俯瞰祖國大地,484.65萬公里公路縱橫交錯、四通八達,每百平方公里土地上有公路50.48公里。

  時間的指針向前撥70年,那時全國公路通車里程僅8.08萬公里,每百平方公里土地上僅有公路0.84公里。

  新中國成立之初,11萬筑路大軍在平均海拔4000米的世界屋脊,跨怒江天險,攀橫斷山脈,渡通天激流,越巍峨昆侖,五易寒暑,修筑了青藏、川藏公路,創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跡。

  然而直至改革開放以前,我國的公路發展都十分緩慢,宛如“枯樹枝”,經濟干線建設基本處于停滯狀態。1979年,國家干線公路網劃定工作啟動。經過3年研究,原國家計委、經委和交通部于1981年11月發出《關于劃定國家干線公路網的通知》,把以首都為中心,連接各省(區、市)、各大軍區、重要大中城市、港站樞紐、工農業基地等的主要干線公路劃定為國家干線公路,總里程近11萬公里。

  新中國第一次有了相對完善的路網體系,有效引導了中央和地方公路建設投資方向,為集中建設國家干線公路奠定了基礎。

  經過10年改革開放,國民經濟迅猛發展,帶來了人流、物流的成倍增長,給交通運輸帶來了巨大壓力。那時,公路通車里程短,省際“斷頭路”普遍,全國人均公路長度不到8厘米,約合1根火柴棒。

  1988年9月,“三主”(公路主骨架、水運主通道、港站主樞紐)規劃誕生。對公路主骨架,原交通部黨組定名為“國道主干線系統”。1993年,《“五縱七橫”國道主干線系統規劃》正式發布實施。“五縱七橫”國道主干線總里程約3.5萬公里,覆蓋了當時全國所有人口100萬以上的特大城市和93%的人口50萬以上的大城市。

  1988年,滬嘉高速公路通車,我國大陸高速公路實現“零”的突破。隨后,沈大、京津塘、濟青等高速公路相繼貫通。1999年年末,我國高速公路通車里程突破1萬公里。

  高速公路的發展,極大提高了我國公路網的整體技術水平,優化了交通運輸結構,對緩解交通運輸的“瓶頸”制約發揮了重要作用。

  2001年起,在總結評估“五縱七橫”國道主干線規劃建設情況的基礎上,原交通部開始組織研究著眼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長遠發展需要的國家高速公路網規劃方案。2004年12月,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國家高速公路網規劃》,總規模約8.5萬公里,由7條首都放射線、9條南北縱線和18條東西橫線組成,簡稱“7918”網。

  “從1981年到2004年,三個國家級公路規劃的出臺,相隔時間差不多都是10年。這也許是巧合,但從中可以看出,公路網規劃發展的節奏與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節奏相吻合。”交通運輸部原總工程師周海濤說。

  2007年年底,歷經15年奮斗,承載著幾代交通人夢想的“五縱七橫”國道主干線提前基本貫通。2013年年底,我國高速公路通車總里程達到10.44萬公里,突破10萬大關。

  一段段記錄,一個個里程碑。

  我國公路發展也于2013年掀開新篇章。當年,《國家公路網規劃(2013年—2030年)》獲國務院批準,總規模約40萬公里。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公路網不斷補“斷頭”、填“空白”、暢“動脈”,原“7918”國家高速公路網基本建成,國省干線公路連接了全國縣級及以上行政區。

  主干路網成形,城鎮經濟社會發展駛上快車道,不少農村卻因為“家門口最后幾里路”的問題,享受不到交通運輸發展的成果。

  要想富,先修路。2000年8月,原交通部提出實施農村公路“通達工程”。然而,到2002年年底,全國仍有5.7萬余個建制村沒有通公路,已通的公路,有許多也是崎嶇不平的砂石路。

  從2003年起,原交通部黨組決定加大對農村公路建設車購稅投資力度。2003年、2004年,全國共建成農村硬化路19.2萬公里,超過1949年至2002年間農村硬化路建設的總和。2005年,我國農村公路史上第一個國家級專項建設規劃——《全國農村公路建設規劃》正式發布,提出了21世紀前20年農村公路建設的總體目標:到2020年,全國具備條件的鄉(鎮)和建制村通瀝青(水泥)路。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就農村公路發展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建好、管好、護好、運營好農村公路。交通運輸部門強化頂層設計、打出一系列組合拳。截至2018年年底,農村公路總里程達到404萬公里,占公路總里程的83.4%。全國具備條件的建制村通硬化路率、通客車率今明兩年將分別達到100%。鄉村郵政快遞網絡不斷完善,全國建制村直接通郵率達到99.83%。

  如今,一條條“四好農村路”讓農業更繁榮、農村更美麗、農民更富足。

  在規劃的科學指引下,我國公路路網規模、技術等級、通達深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公路總里程、公路密度均為新中國成立初期的60倍,14.26萬公里高速公路如同大動脈為經濟社會發展輸入不竭動力,404萬公里農村公路“毛細血管”成為民生路、產業路、致富路。

  制度創新 蹄疾步穩 縱深推進

  公路交通的大發展,制度創新是重要一環。

  中國在推進公路交通發展中的一系列制度創新和舉措,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提供了有益經驗。世界銀行2006年舉辦的主題為“為發展的基礎設施建設”的世界發展經濟學年會,把中國的高速公路和農村公路發展作為成功案例,推薦給所有發展中國家學習。

  在公路制度創新方面,以“公路收費”為代表的新制度的引入,有力促進了公路交通供給的迅速擴大。

  “公路發展最重要的是有好的政策。”原交通部副部長胡希捷表示,1984年國務院常務會議批準的三項政策奠定了我國高等級公路建設快速發展的基礎:征收車輛購置附加費(現改為車購稅),作為公路建設專項資金;提高養路費征收標準,增加的收入用于公路新建和改建;允許利用貸款或集資修建高等級公路、大型橋隧,收取通行費還貸。

  公路發展打破了單純依靠財政投入的體制束縛,形成了“國家投資、地方籌資、社會融資、利用外資”的投融資新模式,充分調動了地方政府和社會資本積極性,大大加快了公路建設步伐。

  截至1984年年底,全國公路總里程只有92.67萬公里。34年之后的2018年年底,全國公路總里程達到484.65萬公里,其中二級以上公路達到64.78萬公里,分別是1984年的5.23倍和34.06倍。

  交通運輸部會同有關部門積極落實國務院決策部署,不斷優化公路管理。1994年,原交通部會同國家計委和財政部聯合發布《關于在公路上設置通行費收費站(點)的規定》,規范收費站設置。2004年,國務院出臺《中華人民共和國收費公路管理條例》,全面規范收費公路建設、運營和管理工作。2009年,結合成品油價格和稅費改革,我國啟動實施了逐步有序取消政府還貸二級公路收費工作,累計減少收費公路15.05萬公里,年減少收費約300億元。2011年起,全國開展了為期1年的收費公路專項清理,基本取締了違規設站、擅自提高標準等不合理收費。

  世界銀行對我國公路發展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世界上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大規模提高其道路資產基數”,“在構建現代化高標準的國家公路網、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和促進社會團結方面,中國處于全球領先地位”。

  下一步,交通運輸部將繼續統籌發展以高速公路為主的收費公路和以普通公路為主的非收費公路,加快推進《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路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收費公路管理條例》修訂出臺,堅持和完善多渠道、多種方式融資建設公路的基本政策等。

  農村公路的發展制度同樣經歷了升級優化過程。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村公路發展大體呈現為建設起步階段(1949年—1977年)、加快發展階段(1978年—2002年)、快速發展階段(2003年—2013年)、高質量發展階段(2014年以后)。

  在這期間,1998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路法》頒布,標志著我國公路建設開始進入依法治路的發展新時期。2005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農村公路管理養護體制改革方案》,明確了以縣級人民政府為主、省級人民政府負責籌集資金和工作監督的政府職責,“縣道縣管、鄉道鄉管、村道村管”的養護管理格局初步建立。

  黨的十八大以來,交通運輸部黨組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農村公路的重要指示精神,2016年1月起實施的《農村公路養護管理辦法》,是交通運輸部在公路養護管理領域的第一部規章。2015年5月,交通運輸部印發《關于推進“四好農村路”建設的意見》,將建設“四好農村路”作為今后一個時期全國農村公路工作的核心任務。2017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創新農村基礎設施投融資體制機制的指導意見》,其中明確農村公路建設、養護、管理機構運行經費及人員基本支出納入一般公共財政預算。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農村公路管理養護體制改革的意見》,部署深化農村公路管理養護體制改革,著力解決“四好農村路”建設中管好、護好的短板問題,推動“四好農村路”高質量發展,有效支撐交通強國建設,服務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今年年底,全國具備條件的鄉鎮和建制村將全部通硬化路。

  制度推陳出新,一條條“四好農村路”修到村頭,通到了鄉親們的家門。“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腳泥”成為過去,“出門水泥路,抬腳上客車”變成現實。

  科技創新 敢為人先 日日精進

  橫貫山東省東西、客貨運輸最繁忙的“黃金通道”——濟青高速公路,其改擴建工程主線上面層攤鋪全部應用瀝青路面全幅無縫成型技術。四車道18.75米寬的全斷面單機,能整幅一次攤鋪,實現“橫向一字坡、縱向無接縫”。

  221天,在外海“無中生有”造出兩座面積10萬平方米的小島,創造世界紀錄;33個8萬噸的巨型混凝土管節在海底軟基環境下對接安放,難度堪比航天器交會對接;制定120年的設計標準,打破通常的“百年慣例”,突破海上橋梁工程極限;建設全球第一條智能化鋼箱梁板單元生產線……超級工程港珠澳大橋的建設者,從“新”出發,勇攀高峰。

  ……

  從追趕到并跑到領跑,創新是不斷遞進的旋律。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筑路、建橋技術的每一次精進、每一次創新、每一次跨越,都飽含著交通人辛勤付出的汗水,都蘊含著中華兒女的睿智與膽略。

  經過多年的科技攻關,我國積極引進、消化、吸收國外的先進技術和管理手段,公路領域設計和施工水平“日日新”。

  ——計算機輔助設計(CAD)已在公路設計中普遍應用,遙感、航測等先進技術在公路勘測中也有多年的實踐,GPS、GIS、航測遙感技術集成設計已經投入使用。

  ——軟土地基綜合處理技術、改性瀝青、防滑路面、復合式路面、環氧瀝青混凝土鋼橋面鋪裝技術、交通工程技術、深水大跨徑橋梁建設技術,以及大型壓實機械、攤鋪機械、拌和設備等一大批施工機械和現代化的檢測、試驗設備已在重點工程中應用。

  這些新技術、新材料、新設備的應用,對推動我國公路建設依靠科技進步,提高工程質量和投資效益提供了重要支撐。

  新中國成立之初到改革開放之前,我國公路交通科技領域重點圍繞修建高速公路和汽車專用一、二級公路開展科技攻關。技術人員初步研究和掌握了高等級公路路線和橋梁設計、瀝青路面結構與材料、路橋質量檢測評價、高速公路交通控制方法等,為我國高等級公路建設和運營提供了急需的、適用的先進成套技術,半剛性基層瀝青路面等科技成果轉化成為我國高等級公路的主要結構形式。

  積跬步致千里,公路交通發展在傳承中創新。

  第二代凍土科研人員的代表、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設計研究院總經理汪雙杰說:“這么多年,我們一直探尋高原凍土的奧秘。它什么條件下會融化,一年四季如何變化,多年來是什么變化趨勢,能不能在凍土上修瀝青路甚至高速公路?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每揭開一層它的神秘面紗,我國的凍土公路技術就前進一步。”

  正是在前輩工程技術人員的努力下,人類筑路史上有了第一條穿越高原凍土區的二級公路。1985年后,青藏公路實現了全線鋪筑瀝青路面。汪雙杰說,凍土研究薪火相傳50多年,這片“凍土”成為科研的“熱土”,青藏高原不再是不可逾越的第三極。

  改革開放春風吹拂,創新活力競相迸發。我國公路建養、橋梁建養、隧道建設、運輸服務等領域技術創新迅速發展。群眾出行不光有了更多的路線選擇,還走得更舒適、更安全。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攻克了高原凍土、膨脹土等復雜地質地形和特殊氣候條件下的公路建設世界性技術難題,特大橋梁、長大隧道、高等級公路建設、多塔連跨懸索橋、快速成島技術水平躋身世界強國之列,有力支撐了以港珠澳大橋為代表的一批中國路、中國橋、中國隧等舉世矚目的重大工程建設,引領了世界交通基礎設施建養技術的發展。

  新技術日新月異,開辟交通發展新天地。

  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在公路建設、養護、運輸組織和管理領域廣泛應用,在車聯網、物流信息平臺、出行信息服務等方面取得顯著進展。

  敢于走新路,才有新路走。一代接一代交通人苦干實干、久久為功,正助推我國公路技術實現歷史性跨越。

  運輸服務 人便于行 貨暢其流

  過去,乘坐汽車出行,需要去汽車站排隊購買車票;如今,拿起手機就能直接在線搞定。過去,坐公交時,要找站點、排長隊、辦理紙質月票;如今,交通一卡通、手機移動支付、二維碼付款、銀聯閃付等支付方式遍地開花。過去,物資運輸主要依靠人背畜馱;如今,1355.8萬輛營運貨車高效運轉將貨物送至目的地。過去,車找貨難、貨找車難;如今,信息平臺讓車貨實現高效匹配……

  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的道路運輸極為落后,人背畜馱是主要的運輸方式。1950年,原交通部成立了國營汽車運輸總公司,各省都成立了直屬運輸公司,但運輸規模很小,全國汽車保有量只有5萬輛,年客運量1000萬人次、貨運量1億噸。

  1983年,原交通部提出了“有河大家走船、有路大家走車”,成為交通運輸改革的突破口和轉折點。1985年,原交通部提出“各部門、各行業、各地區一起干,國營、集體、個體以及各種運輸工具一起上”。這一年,我國民用汽車的保有量由1978年的135.8萬輛猛增到321.12萬輛,無數個體運輸戶走上了發家致富的道路,而道路運輸市場的生產力也由此獲得了極大解放。1986年12月,國家經委、交通部頒發《公路運輸管理暫行條例》,明確了道路運輸的基本管理制度。

  進入21世紀,道路運輸邁向以人為本、科學發展的新階段。當時,物流業成為中國經濟界的熱門,傳統的道路運輸企業如何向現代物流企業轉型成為行業中一個重要課題。與此同時,外資物流、速遞企業也加速進入中國市場。

  為進一步規范道路運輸行業,2004年,國務院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并以此為上位法制定了系列配套部門規章,道路運輸行業法規體系逐步健全。2007年,原交通部提出34條促進行業發展的政策措施,道路運輸業發展步入持續、快速、健康發展的軌道。

  黨的十八大以來,“新”字成為主題,互聯網與交通運輸深度融合,網約車、共享單車、掃碼乘車等新生事物在道路運輸領域不斷涌現。交通運輸部堅持包容發展、審慎監管的理念,推進新業態與傳統業態融合發展,群眾出行愈發順暢。

  當前,道路貨運規模持續擴大,市場主體結構呈現出規范化、專業化、規模化發展趨勢。多式聯運、無船承運、無車承運等貨運組織形式快速發展,貨物運輸及時性和延展性大幅提高,逐步形成便捷、高效的貨物運輸服務體系。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道路貨運企業56.6萬戶、個體運輸戶513.3萬,年貨運量395.7億噸。

  如今,人民群眾出行體驗不斷提升,道路客運聯網售票覆蓋面不斷擴大,定制公交、商務快巴、社區巴士等特色出行服務模式加快發展,網約車等新業態規范有序發展。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道路年客運量達136.7億人次,全國245個城市實現了交通一卡通互聯互通,全國建制村通客車率達97.6%,基本解決了5億多農民的出行問題。

  驀然回首七十年,成就斐然、心潮澎湃!而今邁步從頭越,交通強國、自信滿滿!路通百業興,下一個七十年,我們依舊相約在路上!

  【大事記】

  ●1950年,交通部制定并試行全國統一的《養護公路暫行辦法》。

  ●1954年,川藏公路、青藏公路正式通車。

  ●1981年11月,國家計委、經委和交通部聯合發出《關于劃定國家干線公路網的通知》。70條國道規劃總里程達11萬公里。

  ●1984年,國務院出臺了征收車輛購置附加費、提高養路費收費費率和實行貸款修路、收費還貸3項政策。

  ●1987年10月,國務院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路管理條例》。

  ●1988年10月31日,我國大陸首條高速公路——滬嘉高速公路通車。

  ●1989年7月,交通部在沈陽召開第一次全國高等級公路建設經驗交流現場會,明確了我國必須發展高速公路。

  ●1990年,交通部制定發布《公路路政管理規定》(試行)。

  ●1993年,《“五縱七橫”國道主干線系統規劃》正式印發,總里程約3.5萬公里。

  ●1993年,全面實行工程監理制、內地采用FIDIC條款建設的首個公路工程——京津塘高速公路通車。

  ●1998年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路法》正式實施。

  ●1999年,我國第一座跨徑超千米的特大型懸索橋——江陰長江大橋通車。

  ●2000年8月,《關于加快農村公路發展的若干意見》發布。

  ●2001年年底,我國高速公路通車里程1.9萬公里。

  ●200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收費公路管理條例》出臺。

  ●200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施行。

  ●2004年年底,《國家高速公路網規劃》經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

  ●2005年,《全國農村公路建設規劃》出臺。

  ●2007年年底,“五縱七橫”國道主干線基本貫通。

  ●2009年1月1日起,實施成品油價格和稅費改革,全國統一取消公路養路費等6項收費,并逐步有序取消政府還貸二級公路收費。

  ●2013年,《國家公路網規劃(2013年—2030年)》獲國務院批準。

  ●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把農村公路“建好、管好、護好、運營好”。

  ●2015年5月,《關于推進“四好農村路”建設的意見》印發。

  ●2016年1月起,《農村公路養護管理辦法》實施。

  ●2018年10月,港珠澳大橋通車。

  ●2019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交通強國建設綱要》。

  ●2019年9月,《關于深化農村公路管理養護體制改革的意見》印發。



上一篇:70周年征文|努力奔跑 我們都是追夢人

下一篇:沒有了!

聯系我們
010-84306987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京順東街6號院18號樓501室
傳真:010-84306987-8055 郵編:100020
0791-86175505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東湖區洪都北大道西格瑪商務中心3A08室
傳真:0791-86175505 郵編:330006